共享办公第三城:成都灵活办公在甲级办公楼渗透率达32%

  从国企辞职的王芸,近日加入了一个年轻的创业团队。他们完全没有为办公场地苦恼,而是租下了菁蓉国际广场里的5个工位,和其他近50家公司的创业者一起在同一办公区办公,共享着同样的打印机、同样的会议室。 “我旁边工位的同事来自一家数据挖掘公司,这种感觉很奇妙。”

  在共享单车之后,共享办公正成为成都共享经济的新热点。数据显示,在线真人扎金花近年来共享办公正以每年30%的速度增长,预计到2030年,30%的办公空间将以共享办公的形式存在。仲量联行的数据显示,成都市场去年约有29%的租户有意向或已经搬入灵活办公空间,这一数字与全国相比高出12个百分点。

  近日赴蓉的仲量联行亚太区首席执行官顾东尼在接受成都商报记者专访时,还特别提到了一组数据:从灵活办公在甲级办公楼渗透率来看,成都已经达到3.2%,仅次于北京和上海。

  只需打开手机,搜索查看写字楼中是否有空位、随时拎包入驻城市黄金地段CBD;无论何时来到办公室,无线网络、打印机、传真机等办公设施一应俱全,还提供现磨咖啡和各类茶饮;只要在软件上根据需要预约一间会议室,接着就可以在预订时间拥有独立会议室……

  这就是共享办公。和许多人认知里的办公室不同,共享办公是以工位为单位进行出租,且租期较为灵活,甚至可以以小时为单位来租用——这彻底颠覆了传统办公形态,不仅降低了企业的办公成本,还为来自世界各地的用户提供更加灵活的办公选择。从孵化器、联合办公模式,共享办公已经演变成以“社群属性”为特点的办公空间服务模式。

  近日,记者走访了成都多家共享办公室。新业态下,不同品牌运营商提供的服务大抵趋同——进入办公区域需要刷卡,办公位也统一标准化,基本实现拎包入驻。此外,公共空间摆放着沙发、餐桌椅、家用电器和办公设施等,以及规格不一的办公室或敞开式办公空间。

  共享办公最显而易见的好处在于能为初创企业节约大量的租金和运行成本。例如,梦想加成都IFS办公区的开放办公位为1400元起/人·月,专属办公室为1600元起/人·月。而该区域房产销售机构表示,如果是普通企业想要在IFS办公,日平均租金为每平方110元,且出租面积无论是在时间还是空间的选择灵活性都更低。

  “这种形态对创业团队非常友好。”一家网络科技公司负责人也透露,他所在的团队创业初期只有5个人,入驻共享办公区比独立办公室要节省近一半的租金成本,而这对创业初期者至关重要。

  仲量联行成都分公司董事总经理谢凌认为,共享办公不仅能帮助业主增强客户黏性、激活部分问题商业项目以实现物业升值,还将为政府发展楼宇经济带来动力,助力城市产业升级。

  对共享经济始终有着高接纳度的成都,在共享办公领域也走在了全国前列。日前,仲量联行发布的《成都办公楼市场Top50及灵活办公发展趋势》中指出,2017年在成都办公楼Top50租户排名榜中,高科技企业数量位居第一,与2016相比上涨了67%。在以行业划分的租户占用面积统计中,2017年灵活办公企业面积达到7.9万平方米,位居第一。灵活办公作为创新型企业的载体,正在成为未来办公新方向。目前,成都市场中约有29%的租户有意向或已经搬入灵活办公空间,与全国相比高出12个百分点。

  侠客岛是成都本土出生的共享办公企业。该公司创始人王宏波对此感触颇深:自2015年起步成都,经历三年半的市场教育后,他发现市场开始接受联合办公的业态,并呈现出井喷式的发展。现在有15%的企业在选择办公室时会首选共享办公,而这在三年前是不可想象的。

  据该公司提供数据显示,2018上半年入驻企业占比较大的行业主要是互联网新经济和服务业,分别为39%和26%。王宏波表示,成都是我们看好的最有可能最快速突围的国际化都市群的代表。“除具备成为国际化大都市的先决条件外,在生活方式和职业发展方面也相对平衡。”

  2017年,梦想加也将全国第二个布局的城市选在成都,在蓉总体规模如今已经超过5.5万平方米。梦想加创始人李文磊表示,成都是西部最具经济发展活力的城市,这里有众多优秀的本土传统企业、创业企业,以及大型企业集团在成都设立的分公司,有众多人才在成都奋斗,这里对于优质、智能的办公空间有着旺盛的需求。

  更早入驻成都的36氪氪空间相关负责人则透露,接下来该公司正计划在成都设立新一代共享办公空间。“成都是我们进军西南的重要城市,也将一直是我们关注的重要市场。”

  此外,国际知名联合办公品牌的wework今年已在成都布局了3个共享办公空间,均位于太古里商圈附近,分别在睿东中心、总府路31号和领地中心。岛里、MFG、SOHO3Qk等品牌也接连入驻成都。

  共享办公的火,也带动了行业的“投资热”。今年以来,共享办公领域掀起了一轮融资潮——6月,纳什空间宣布获得近5亿元人民币的B+轮融资,优客工场宣布获得数亿元人民币的C+轮融资;7月,WeWork中国宣布获得5亿美元B轮融资;8月,梦想加宣布获得1.2亿美元C轮融资。

  一位有意共享办公私募人士透露,目前国内共享办公市场的第一二梯队已经基本形成,而这些企业是投资者重点关注的对象。“共享办公的市场蛋糕还很大,除了投对公司,抢抓风口也很关键。”

  “事实上,整个行业现在还在起步阶段。”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表示,根据测算,未来30%的办公空间将以共享办公的形式存在,而目前市场供给量还远远不够。其表示,由于共享办公通常租住在地理位置优越、品牌度高的写字楼或商业区,运营方通常需要承受较大成本,而装修、运营维护的开支会减缓其开拓新市场的速度。

  同时,办公区共享也带来了一些问题。一位不愿具名的成都创业者告诉记者,开放的办公区意味着不再有隐私,尤其是同一行业的公司在同一办公区,可能面临客户信息和商业机密的被动开放,这对初创企业带去了极大挑战。另一位创业者还提到,共享办公区通常采用刷卡进出模式,尽管初因是考虑安全性,但这样的体验却往往使工作者觉得繁琐和密闭。而会议室的使用时间太过固定,也让急需头脑风暴的创业团队产生不好体验。

  针对上述问题,部分运营商已经在探索新的模式,例如将刷卡进出入改为人脸识别,以及对部分办公区实行隔断等方式保障用户隐私。面对新一轮的洗牌与整合,共享办公企业在扩张规模的同时,也在探索成熟的盈利模式。

  针对成都正在兴起的灵活办公潮,仲量联行亚太区首席执行官顾东尼近日在接受成都商报记者专访时表示,随着越来越多的人才涌入成都,灵活办公行业在成都正在出现“需求潮”,引导更多联合办公运营商随需求进入该市场。

  对于灵活办公,顾东尼认为“人”是关键。目前,千禧一代正渐渐成为社会主要劳动力,而这类群体喜欢共享经济,也希望在共享社区或社团的氛围下,可以有更多地资源共享。其中,科技型企业从一定程度上赋予了灵活办公的可能,因为这类企业更偏好这样的工作氛围。不过,最为关键的还是观念的改变。灵活办公运营商品牌的出现,其实在很大程度上帮助了这种观念改变的进程,真人游戏大全。所以未来最大的推动者,应该是企业对于办公环境、办公模式的谋变。

  “在北京和上海,灵活办公发展势头很好。运营商们不仅进驻甲级办公楼,也可以看到在商场、旧厂房,甚至一些旧里弄里出现,这正在让灵活办公的渗透提供好的发展平台。”顾东尼表示,从运营商角度来看,要占有市场,首先会从北京、上海起步。“但是像成都这样城市的行业提升和赶超趋势和力量很强。”顾东尼表示,由于城市发展和文化因素影响,成都具有极大的人才吸引力,这将帮助成都集聚更多的使用者。

  如今,从甲级办公楼渗透率来看,成都的数据是3.2%,而上海、北京分别是3.6%、3.7%。顾东尼评价称,随着人才的进入,尤其成都对共享经济的这样一个适应性会从很大程度上给成都一个很大的发展空间。

  顾东尼认为,灵活办公的历史最长只有8-9年的,但期间产生的变化惊人。起初,灵活办公的设计初衷是为小型初创企业或者自由职业者创造平台,但发展到现在,更多大企业也会考虑使用灵活办公的办公模式,灵活办公运营商也开始希望可以拿到更长租约的一些客户,并不仅仅局限于小的初创企业或者是自由职业者。未来,这将是行业一个重要发展趋势。


线上真人现场娱乐